在腦袋跳出頭顱時的文野小段子

中芥(芥視角)

中原前輩說要去附近的餐館請在下吃飯,然而現在正在下雨,前輩撐起了傘要在下跟他一起的意思,很不好意思說但前輩的雨傘一直打到在下。

敦芥(芥視角)

正在考慮是否不要讓人虎看電視了,看到節目說什麼法式熱吻就撲上來,差點沒害死人,技巧實在拙劣。

鏡蒙(鏡視角)

蒙哥馬利跟我鬧脾氣,只不過吃了口她臉上的奶油花就氣成這樣,真是難懂。

亂坡

「亂步你不要因為我沒注意到你你就跟卡爾一樣玩花瓶好不好?」
江戶川亂步沒有理愛倫坡,一起跟卡爾發出無聲的抗議。

中安

「打架啊!」坂口安吾喊道。
「我還會輸你嘛!」中原中也回道。
「為什麼是拇指摔角?」太宰治問道。
「老闆,一份咖哩。」織田作說道。

愛Q(愛視角)

今天夢野來跟我要糖,我親了他一下問甜不甜,他很開心的跟我說:「是最好吃的糖果!」
啊啊林太郎好吵啊……

織太(聊天室)

太宰 聽我說聽我說!咖哩加抹茶似乎很好吃喔!
織田作 真的嗎?第一次聽說呢
安吾 織田作先生請別相信太宰!太宰你不要再陷害人了!

森紅

「紅葉啊,你的東西。」
「我不是託人丟了嗎?」
「對你來說很珍貴吧,好好收著。」
「您還真是愛管閒事呢,那我就聽您的好好收著囉?說起來您餐聚的時間訂好了嗎?」
森鷗外被尾崎紅葉狠狠的擰了耳朵。

約洛

被洛夫克拉夫特(用觸手)做的玩具狗嚇到連續做了好幾天的惡夢。

洛坡(坡視角)

今天洛夫克拉夫特把我舉到樹上去好把亂跑的卡爾捉回來,結果不知道怎麼回事他似乎是看到冰淇淋車就忘了我,到現在還沒放下來,算了,他高興就好吧。

馬蒙(馬視角)

今天照著書上說的,女孩子講什麼就要跟著她說什麼,這樣才能討女孩子開心。
蒙哥馬利今天跟我說最近好像胖了,我回她我也這麼覺得結果被狠狠打了一巴掌,還被史坦貝克跟老大笑了,真是奇怪。

約蒙(約視角)

蒙哥馬利說他終於能使出兩隻安妮時,想說要好好跟後輩搭起良好關係,稱讚他的時候不知不覺把手野放到頭上去了。結果對方一句我們也才差兩歲我才發現他不是家裡的妹妹,還被吐溫跟老大笑了,好羞恥。

霍米

「喂,不要再看聖經了。」
「那要看你嗎?」
「……你去看聖經吧。」
「不要。」
霍桑的第四本聖經毀於米契爾手下。

谷崎兄妹(兄視角)

直美跟我說想環遊世界,我繞著她一圈說結束了,結果她馬上就撲過來了。
啊,果然是妹妹呢。

芥川兄妹(銀視角)

哥哥發現我把他的紅豆年糕吃了的時候,跟我你追我跑了。
啊,果然是哥哥呢。

立銀(立視角)

辦公室出現了一個大美人,上前搭話的時候,他把口罩戴了起來。
還我美好的幻想啊渾蛋!

費蒙(費視角)

帶著蒙哥馬利上街購物時,他一直盯著櫥窗裡的玩偶,於是我把整間店的玩偶都買下來給他了,我真是個好上司呢哈哈哈。

太亂(太視角)

跟亂步先生玩遊戲輸的要請對方吃零食,結果我們已經玩了快有十二小時還沒分出勝負,亂步先生果然很聰明呢。
「哎呀我輸了。」

敦中(敦視角)

外頭下了大雨,我跟中原先生都被淋濕了,於是我提議回到我家換換衣服,卻怎麼也沒想到衣服大了一號袖子都掉下來了,沒關係吧?
「中原先生,中島特製茶泡飯來囉。」我笑道。

太敦

「阿敦啊!變成白虎載著我到河堤旁奔跑吧!」
「太宰先生,你的人間失格一直都在運作的喔?」
「阿敦,不要戳破理想好不好,我很傷心。」

國太(國視角)

給太宰的禮物是一綑繃帶,他欲言又止的,想必是禮物太好了說不出話來了吧。

太Q(Q視角)

太宰先生跟我說要帶我去吃冰,結果走著走著跳進河裡了。
「太宰先生,我想回去了啦。」

芥樋(芥視角)

去資料室的路上看到樋口一個人抱著成山的資料,想著這要搬回辦公室實在太慢了,順手拿了一半去,沒想到他整個人昏倒在地……

雙黑(中視角)

對辣椒沒有什麼感覺,但直到某次太宰治那個傢伙切完辣椒便馬上衝過來抹我眼睛,那個絕對不行原諒。

福鏡

「你要嗎?這是亂步吃完前就吃膩的草莓大福?」
「我要……謝謝。」
國木田心想著一不注意都以為是哪來的爺孫倆。

與亂

「亂步,左手。」
亂步伸出了左手,與謝野便將右手搭了上去。
「啊好乖好乖。」
「不要把名偵探當成狗!」

太安(其實根本是無賴派(诶)

今天是織田作生日,於是我買了個蛋糕準備在酒吧那裡一起吃,結果一到就看到安吾手上也提了個蛋糕,果然是好朋友啊。

織芥(織視角)

去醫務室看見了太宰的徒弟,看他纏繃帶纏得不是很好便想幫他,卻被他吼了一句:「在下絕不承認你。」,結果我只是一句:「太宰老是受傷你學點包紮技術可以幫幫他。」他就安靜了,他到現在還跟著我,是不是說錯話了?

中立(立視角)

今天被中原先生拉著去喝酒,一開始想說真好啊可以跟幹部搭關係,結果現在卻被抓在手裡甩我有點後悔。

織安(織視角)

被太宰說了希望我也能有些正式的服裝,而硬被推去跟安吾一起去挑衣服。可安吾挑著挑著居然站著睡著了,真是厲害啊……

約馬

「史坦貝克,不用還我了沒關係喔?」
「我借了什麼?」
「我的心啊。」
「死也不還。」

立中(接中立

在一番混亂後,立原背負了要將睡死的幹部大人背回總部去的使命。
「中原先生你在咬我我就要咬回去了。」

坡卡(坡視角

最近家裡的點心老是不見,掀開棉被發現卡爾在偷吃,還有有時候會趁我不注意把我的原稿丟進水槽裡,卡爾,你再這樣我真的要生、我要哭了。

(浣熊的習性是把偷食物藏起來吃,把東西洗乾淨,就是很可愛的意思(癡迷

織中(意義不明

「你吃咖哩嗎?」
「……吃?」

「好辣!這個太辣了!」
「來,喝點水。」

坡奧(偷懶的極致

「……。」
「……。」
「「那個、啊對不起你先講吧!……啊哈哈。」」

費奧

「奧爾科特。」
「不行,就算我們財源不緊迫,還是要把這一卡車的鍋具退回去。」

米奧

「你泡的咖啡很好喝呢……」
「啊是,謝謝你的稱讚。」
「緊張什麼?又不會吃了你……還是你想試試看?」
「不必了不必了不必了不必了不必了!」

太芥

「太宰先生,請你住手。」
「什麼住手?」
「請不要再玩在下的領巾了,十分困擾。」

芥鏡

「泉鏡花,在下警告過你了。」
「……。」
「羅生門!」
泉鏡花剛剝好的橘子就這麼被吃掉了,被黑大衣。

亂賢

「肚子好餓啊……」
「賢治,拿去吧。」
「謝謝你亂步先生……」
「賢治,那是我的手,看清楚行不行?」

中梶(中視角)

今天跟著梶井去目的地,他一邊誇張地大喊著什麼紡錘形什麼宇宙大元帥,結果炸彈掉地了才發現那個是真的檸檬,梶井我說你能不能爭氣點。

梶與(梶視角)

送了一袋檸檬給與謝野那個人,在他不斷質疑我最後打開袋子查看的時候,我拚了命拔腿就跑,炸彈炸了我是沒問題,但我不想被大刀砍。

紅鏡(紅視角)

今天找了一下午還是沒有看到鏡花那孩子,結果她一開口我才發現我居然一直以為他是房間裡的人偶,哎呀真是的。


A少(少年視角)


今天A的心情很不好,說是他的耳飾不見了,不斷要我們去找,不過怎麼找也找不到的。因為我把那個塞進他的點心裡了他早就吃下去了。


陀太(崩了都崩)(陀視角


那個男人將我的毛帽丟到地上,毛帽髒了。那是我唯一的毛帽了,他怎麼能這樣,冬天水冷,不想手洗。
(太宰:丟給你看( ͡° ͜ʖ ͡°)


樋銀(銀視角)

想著青春戀愛劇裡,有著跟心上人要第二顆鈕扣的趣事,去跟樋口要了沒想到他直接把扣子跩下來給我,這下怎麼辦?原本想整整人卻被煞到了。


中洛(洛視角)


被那個橘髮的男人要求比腕力,我想也沒想就答應了,雖然說這很麻煩,但贏了就能被請吃冰,那是不壞,結果他突然大喊一聲冰淇淋天上飛害我分心輸了比賽。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