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聊的小段子.

*意義不明

*OOC

*大致上安太


  酒吧安靜的只有兩人的呼吸聲,他們之間隔的那一個座位就好像隔了好幾道牆一樣,誰也打不破也不會去打破。

  太宰治率先發出了一聲長嘆,隨後將手中那杯烈酒嚥下,輕聲咳了下,他望著亮滑桌面所映出的臉龐,已不如當年那般稚氣,最後他開口說道。

  「安吾,我們回不去了,已經回不去了。」

  他聽到對方一聲悶哼,他自己也很清楚,坂口安吾那個人才是最早就知道的人,卻也是最不願承認的那個人。

  留下坂口安吾一人,太宰治離開酒吧,他嘗試將那人的最後一句話給拋在腦後,但後來想想似乎也已經不怎麼樣了,因為他們回不去那時候了啊。

 

  「太宰,我想說……我打從心底很高興能認識你們,真的。」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