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坡無差】想和你手牽手,走一走

※沒頭沒腦有

※OOC有

※傻白甜、吧

※採用戀人未滿的題目

 

  聖誕佳節,街道已經提早好幾天擺設起有濃厚聖誕味的擺設,陳列在商店外頭的各式商品,早已在節慶下商業化,再普通不過的東西,掛上期間限定幾個字,價格就能翻倍漲。

  坡穿梭在擁擠的人潮之中。勾肩搭背的少年們,互相挽著手的情侶們,奔跑嬉鬧的小孩們,他一一忽視這些歡鬧的人,眼光快速地掃視櫥窗內的商品,他沒有一個滿意,迅速的從街頭走到街尾,轉入了小巷內,輕靠在牆上長嘆一口氣。

  他不習慣這種人來人往的地方,尤其是在這個時間點。單獨走在街上,身上穿的衣服不是很普通,有些急忙地走著,他這一條街走下來,已經數不清出被人給側目多少次。

  給亂步聖誕禮物要買什麼?這個問題早在十一月剛結束,就在坡的心頭上縈繞不去。他想在來到日本定居後的第一個聖誕節,給亂步送一個令人驚喜的禮物,美其名是慶祝,實際上是想藉此給對方一個回禮──對方平日給自己的照顧。可坡就是怎麼也想不到該送什麼好,說不定還會一看到就知道他準備的禮物是什麼了。

  早已打好的如意算盤卻又在正式上場後全數打亂。他真痛恨為何自己老是猶豫不決。深深吸了一口氣,坡讓自己好好靜下心來,想想禮物該送什麼好。但是他馬上又垂下頭來再嘆一口氣,就算是自己最有信心能讓對方提起些興致的推理小說,也沒有辦法當成禮物。

  就先別管江戶川亂步他本人好了,他愛倫.坡實在不想看著亂步花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就將幕後黑手揪出,他思考的時間可是他的好幾百倍。

 

  「喲,這不是坡嗎?」

  男子無聲無息地站到坡旁邊麼說道,惹得人發出了驚呼,踉蹌的退了好幾步,他撫著狂跳的心臟,深呼吸了好幾回才開口回問:「亂步才是……怎麼會一個人在大街上走呢?」

  那人聳聳肩,臉上寫的盡是無奈回了句因為我迷路了。坡緩緩地別過臉摀住了嘴,他忽略亂步的聲音,耳鳴越漸大聲起來,心裡的聲音掩蓋過他的思考。他毫無自覺的脫口說了這麼一句,讓他既後悔又慶幸的一句話。

  「那吾輩……帶亂步你回去偵探社,順便逛逛如何?」

  他耳根子才熱了起來,意識到自己說出什麼時,江戶川亂步就一口答應並拉著他開始往街道裡走。蹙眉,坡露出了有些難為的笑容,但他並沒有甩開對方。

  江戶川亂步拉著坡快速地鑽過人群,他就像是有目的似的,讓人有些懷疑他到底是有迷路還是沒。在經過下一個轉角時他緊急煞車折返回去,用力地拉開糖水店大門對著裡頭的人喊著「最厲害的名偵探來訪囉──!」,而店長似乎也不怎麼驚訝,安排了一個清靜的位置給兩人。

  亂步哼著走調的曲子,雙腳在桌下來回擺動著,對著店長連續點了好多道甜品,而當那位和藹可親的老店長轉而向坡問他需要些什麼時,他支支吾吾了許久才說了一杯水就好。看著江戶川亂步開心的吃著碗裡的紅豆沙,心裡想那飄著熱氣的豆泥有什麼樣的魅力,搖首靜靜地將手中那杯水喝下。

  當江戶川亂步終於放下手中的湯匙後,他感受到對方投來的炙熱眼神,坡不解的歪了頭,甚至都快跟地平線貼平,只見亂步笑著跟他說了一句,我沒有帶錢。坡看著自己乾癟的錢包,沒法再給對方買些什麼了呢。

 

  街道上的裝飾燈陸陸續續點了起來,藍色的燈管在人們頭頂不遠處,靜靜添上更濃厚的聖誕氣氛。坡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看江戶川亂步跟一群小孩子玩起了雪仗,他開始懷疑對方到底記不記得他原本是想做什麼來著。

  撇撇嘴,坡蹲了下來將地上的積雪堆成一顆球,摘了兩片葉子插在上頭,把小石子當作眼睛塞了上去,接著對他做出來的雪兔子盯了好一段時間。直到江戶川亂步滿身雪得過來拍拍他的肩膀,說自己玩累了想要回去偵探社了,坡才急忙起身應了聲。

  「原來坡你會做雪兔子啊?」亂步見著被他捧在手心裡的作品說道。

  「亂步你喜歡嗎?」

  「唔──還算挺喜歡的吧,不過我不太會做就是了。」

  「那、你要嗎?」坡將手伸出去了點,讓人仔細看看。

  亂步搖頭,跟人說這種東西不能保存太久他收不下,坡尷尬的撓了撓臉便將那隻雪兔子放在長椅上,看有哪位好心人願意留心。隨後跟上已經邁出腳步的亂步,調整好速度他讓自己與對方維持並肩的狀態,側眼偷瞄著矮了他一個頭的人。

  亂步吐出一口白霧,抱怨著這幾乎是滴水成冰的冷,坡實在是很想跟人說誰讓你去打雪仗,但他沒有說出這句話只是用食指輕點亂步手背,用細不可聞的聲音說:「不介意的話,吾輩的手給你握。」,對方聞言,綻開了笑容勾起坡的手。

  不知道是否因為坡一直沉默不言,還是亂步的心沒有放在那上面,直到走回偵探社,他倆一路沒有交談一句。亂步簡短的答謝坡將他平安送回偵探社,準備上樓窩回他溫暖的暖桌。

  「那、那個,亂步……吾輩,吾輩改天會送你聖誕禮物的!」

  「禮物……你今天跟我逛了那麼久不算嗎?」

  坡他還沒反應過來就看著亂步對著他揮揮手說再見,留下他一臉通紅佇在原地還未想起他該繼續呼吸。被人撞了一下才從欣喜回歸冷靜,他想自己今天真是做了許多他一輩子也沒法預料的事,輕輕笑了一聲,他轉身準備回到自己的家,他的小小卡爾不知道有沒有又把冰箱給搗亂一番了。

  下次有機會的話,再來找亂步一起去哪晃晃吧,如果可以的話希望能再牽到他的手。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