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蒙】直到我們老了,我依舊會看著你

※年齡差

※採用戀人未滿的題目

※OOC

 

  泉鏡花跪坐在墊子上,一手拖著杯底一手扶植杯身,朝熱茶輕呼了幾口氣,小口小口的將其飲下。後庭院種的那幾株杜鵑現正盛的美麗,但終究無法將主人那姣好的面容給壓過,花瓣鮮艷對映著她在雙頰上的紅暈,那人滿意的長哼一聲,嘴角是沒有扯起半分,雙眸以代替她表達喜悅之情。

  叮鈴一聲傳進了屋內,小小的迴盪結束後,泉鏡花站起身,隨意的用手梳齊了她那頭紫黑,喚了聲請稍等,她打開了自家大門,迎接她早就知道是誰的那人。

  頭髮高紮於腦後,帶著深色的墨鏡,她拉著行李逕自走入泉鏡花家中,綻開笑容附上一句我回來了,泉鏡花並不怎麼在意,簡短的答應對方後便再次關上大門跟著人一起再次入屋。

  你的安妮可是我在照顧的呢,蒙哥馬利,泉鏡花順手拉過對方的行李並如此說道。

 

  蒙哥馬利不顧形象地將大半個身體都攤在圓桌上,幾乎占走了整個桌面,她懶洋洋地說著去國外遇到的事,像是記憶中的孤兒院早已經廢棄了、曾經嚮往進去的娃娃店變成了租書店,還有現在在那條街上排隊的人都分不清頭尾的咖啡店。

  泉鏡花把她剛泡好的熱茶推至蒙哥馬利前邊問道,所以你去那裡學到了些什麼嗎?蒙哥馬利撐起身體,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回道,沒有,完全沒有。泉鏡花清頷首,她也不是多意外呢。

  突然,蒙哥馬利喝著泉鏡花為她親手沏的茶想到了一件事,她放下茶杯眼神發著閃光地看向對方,說出了我們去遊樂園玩吧這毫不相干的話,被她問道的那人也只是在一次頷首,她哪來的理由拒絕呢。

 

  蒙哥馬利拉著泉鏡花的手到處跑,到了過山車後又是鬼屋,到了海盜船又是漂漂河的,泉鏡花看著蒙哥馬利玩得起勁的笑容,內心也感到一股溫暖,輕輕勾起嘴角,她沒有給對方發現──或許又該說對方壓根就沒有注意到──她想起了好幾年前中島敦被她拉著玩了整個遊樂園,她好像看見了當年的自己。

  蒙哥馬利終於玩累了,拉著泉鏡花跑去甜品小店休息,她點了綜合聖代,而泉鏡花則是一份酸奶可麗餅,一邊讚嘆著水果的新鮮一邊一口一口把它吃完,蒙哥馬利絲毫沒有在意泉鏡花對她手中聖代傳來的炙熱眼神。

  啊、妳看。泉鏡花露出了小小驚訝的表情,指向了蒙哥馬利後方,而對方順著她所指的方向看了看,卻沒看到什麼值得人在意的事物,一回過頭來想問到究竟時,才發現了對方嘴角沾了白色的冰淇淋,而自己的食物則被挖空了好一大塊。

  泉鏡花──!蒙哥馬利的聲音響的店員都嚇了一跳。

 

  夕陽餘暉,點點金光於海面閃爍著,西沉落日讓天空染了一層艷橘,厚重的雲層望遠去貼近了城市。泉鏡花與蒙哥馬利坐上了摩天輪,將橫濱的樣貌盡收眼底,這幾年來橫濱的樣貌也改變許多,但他們還是接受了、習慣了、熟悉了。

  泉鏡花低頭看著底下的行人、行車、交替的號誌燈,在她好似一晃眼的時間內,周遭就已經改變了這麼多,就像在坐在她對面的那個人,好幾年前還會跟他鬥嘴鬥個沒完沒了,總是喜歡在奇怪的小地方爭輸贏。現在雖然還是會來些無傷大雅的小吵架──就像剛才蒙哥馬利的聖代被吃掉時──但她早就什麼讓著自己了。

  「時間還過的真快啊,妳說是吧?」蒙哥馬利歛下雙眼喃喃說道。

  「很快。」泉鏡花簡回。

  「泉鏡花,妳問過我我想結婚的人是誰吧?我回答妳,我不會結婚的。」

  「不會……嗎?」

  蒙哥馬利輕點頭,她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小盒子,遞給泉鏡花。交給她時還重複提醒著要好好收起來,又讓人不能打開來,直到她說可以時。聳聳肩,泉鏡花也就是聽了,有什麼不好,她的禮物她說了算。

 

  現在細細回想起來,與她之間真是一同度過了許多時光。無名指上那枚銀戒被泉鏡花拿了下來放回盒子裡去,她轉身朝紅色身影走去,她正在用心照料著他的杜鵑,俯下身來,她看著她臉上的笑容。

 

  「直到我們老了,我依舊會看著你。」


*-*-*


呃、我好混,上一篇鏡蒙的分歧(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