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芥】當成玩笑說出口的真心話

※採用戀人未滿的題目

※OOC

 

  中原中也偶爾會開些無傷大雅的小玩笑,尤其在他酒醉的時候。

 

  芥川步入了酒館,天花板上的鵝黃燈光將木製裝潢襯出了復古味,吧檯那只有一個人。

  平常被他扣在頭上的帽子現在正在手裡,中原中也啜飲著他手中的美酒。聽見鞋跟敲在地板上的聲音,他轉頭看向門口,發現是芥川龍之介後笑著要人坐過來。

  點頭致意了下,他往中原中也旁邊的高椅坐下,向老闆點了杯度數低的酒,中原中也見著,笑芥川還是像以前一樣不擅飲酒,芥川原本是想說個幾句來著,但想想對方好歹是個幹部,苦笑著說了因為過去只專注於練習而忘了休息,所以沒有什麼機會來品酒。

  中原中也聞言,拍了拍人的肩膀,邀對方以後可以常來,芥川也是答應了,如果能多向幹部大人請教事情也並非壞事,只是如果對方喝醉了可能會很麻煩,中原中也可是出了名的酒品不好。

  將手中那杯酒飲盡,芥川跟中也聊了一小段時間便準備回去了,雖然中也稍微要再讓人待一下子,但想了想剛剛都是他在發著牢騷,也不好意思再將人拖住了,提醒人接下來的幾天都能來找他,芥川就離開了酒館。

  中原中也晃著手中的那杯彼得綠堡,暗紅色映出的自己,顯得有些憂愁。輕輕放下酒杯,中原中也也離開了酒館。

  雙頰多了幾分紅暈,有些酒醉而造成他的步伐不穩,壓好黑帽,衣襬隨風飄起的身影融入了黑夜之中,沒辦法看見。

 

  中原中也一結束工作就來到了酒館,讓老闆把最好的酒拿出來,並盯著上方的掛鐘等著某個人的到來,即便他根本無從知曉對方是否會到來。

  時間跟著鐘擺一下又一下的消逝,酒館內的空氣好像凝結了一般,中原中也把玩著酒杯讓他在手掌心上下飄移,時針已經指向了四分之三的地方,芥川應該早回家了吧?他心想。

  放下酒杯起身時,門口正好傳來了不陌生的聲音。  

  抱歉,中原先生……要走了嗎?芥川保持手握著門把的狀態,抱歉的說道。中原中也見狀,一屁股坐了回去,只是想看你要來了沒,他笑著回說。

  他這次不想放掉這個好機會,於是不停的讓老闆加酒,想讓自己醉倒好讓對方能待的久一點,就算芥川幾度試圖阻止。因為兩個人都知道最後是什麼樣子,但是那又如何?中原中也不想管那麼多。

  在他飲完不知道幾杯的紅酒後,中原中也發覺他有點醉了。從他開始比手畫腳,口齒不清,芥川的樣子會扭來扭去像是在哈哈鏡裡一樣。

  他高興的勾起嘴角繼續說著今天的無聊小事,他只希望芥川不要太快走。芥川只是一邊注意著幹部大人大概何時會醉倒,一般簡短的應答他的話。

  或許是因為酒醉的關係,讓他看著芥川的眼神顯得有點曖昧,中原中也讓酒杯在指尖轉啊轉的,最後將它輕輕的落於吧檯上。

  深深吸了一口氣,他說,芥川啊芥川,你可知道我喜歡你?語畢。

  芥川差點沒讓手中的杯子摔下來,他等著對方繼續說話,但得到的也只有等待的視線。他心慌了一下,簡單的話語讓他思索了許久其意義,但他知道答案很明瞭。

  中原中也起身把外套披回肩上,離開高椅並這麼說道,開個玩笑而已,緊張個什麼勁?然後給了芥川一個調侃似的笑容,離開了酒館,留下還未反應過來的芥川。

  

  中原中也的確在開玩笑,把他藏在心裡的真心話,藉著酒醉說服自己在開玩笑。

  他不想面對,他拒絕。真心話永遠無法好好說出口。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