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黑】 習慣了一直在我身邊的你

※原本是想寫織太的、

※採用戀人未滿的題目

※OOC

 

  如果失去已是既定的結果,無論感想是如何,若有第二次不想與你扯上任何關係。

 

  大火將車子給吞噬,火光緩緩飄至天空,中原中也靠近他的愛車,卻被炙熱的溫度逼得無法再往前一步,鮮紅倒映在他那雙水藍。雙唇緊閉著,又好似囁嚅了什麼,他重重嘆了一口氣,將黑帽壓回,轉身離開了那裡。

  部下跟在他的身後,詢問著該不該與本部回應,中原中也只是擺了擺手說道,那種小事就免了吧。

  他的玩心依舊未減半分,在與黑手黨切斷關係時還不忘給他的好搭檔來個惡作劇──他稱之為驚喜──在暗處竊笑著,然後頭也不回的瀟灑離去,他心裡開心的很,再也不用為那脾氣暴躁的小矮人勞心。

 

  誰可知習慣早就深埋在內心,少年時代播種於心田之種的根,是不會輕易折斷的。

 

  中原中也接到任務後並馬上起身環視辦公處,晃了一下腦袋。想當然也知道不可能在這,他說著得到的結論並走了出去。他跑到了食堂、酒館、河畔又或是有樹枝被折斷的大樹下,卻還是找不到那個令人討厭的身影,最後他來到首領的辦公處,輕輕叩響門板,卻還沒說出疑問就被裡頭的人搶先一步。

  中也、你難道忘記了嗎?中原中也倒抽一口氣,心臟還有點刺痛感,簡短的答謝後他讓部下帶他到目的地,畢竟他自己的車被人炸了。

  撫上心頭,黑色雜亂的不明物在腦袋蔓延開來,他自知他無法不承認,他始終無法不承認他已經習慣了太宰治在身邊這件事。

 

  太宰治初來偵探社,便由國木田獨步帶著,他們去解決商店遭人破壞的案件時,太宰治一個脫口講出了作戰代號,被質問後用高中的秘密暗號搪塞過去。

  接著在成功解決事情後,想來個搭肩卻發現勾不著肩膀,扭頭一看,在他身旁的人並不是漆黑的小矮人,而是帶著眼鏡隨時隨地都能被他用到理智斷線的前輩。

  百感交集、這或許是太宰治能為自己內心找到的最佳形容詞,腦袋好像是不斷的斷機、恢復運作、運作失敗、斷機、恢復運作……如此循環著,最後被他的新搭檔用理想狠狠敲了後腦勺,才又掛上了那慵懶的笑容。

  他實在是很不想承認,可是又認了,習慣無法在短時間內更改,他習慣了中原中也在身邊這件事。

 

  中原中也看著今日的晨間新聞,左下方小小一欄,那是本日星座運勢,金牛座今天的運勢非常的不好。當然,中原中也完全不吃這一套,但卻拉開了抽屜將電視裡說能正負相抵的幸運物──創可貼,給放進了口袋裡,他推了大門,今日的中原中也也踏上了前往黑手黨的路上。

  太宰治看著今日的晨間新聞,左下方小小一欄,那是本日星座運勢,雙子座今天的運勢非常的不好。太宰治還挺喜歡看這種運勢占卜類的東西,偏頭想了一下,他在雜亂的寢室內東翻西找,終於翻出了小小的花椰菜吊飾,鍊好在自己的錢包上,他推開了大門,今日的太宰治也踏上了自殺之旅。

 

  太陽今日也是卯起來發出了想要烤焦人的炙熱,中原中也走在大街上,他的黑帽子幫他遮了不少陽光,但又不斷吸熱讓他帽子與頭頂之間的空隙象徵盧一般的高溫。

  索性將其拿下,到了附近小公園的洗手檯潑了自己一臉冷水,橘髮吸了水黏在雙頰,稍微整理一下,中原中也往樹蔭下的長椅走去,用力地坐了來,手上的帽子被當作搧風的好工具。

  突然、中原中也感覺到後腦被人用東西丟了,不滿的扭頭一看,是晃著一臉純真的太宰治,他二話不說直接衝到他面前,揪住他的領子問他有事嗎?太宰治輕鬆回道,我有。

  說完話並推開了中原中也撿起落在地上的綠色吊飾,太宰治對著他嘆氣又搖頭,中原中也直想今天的預報真是準的不得了,他對著中原中也喊了一聲接好,便將他的吊飾丟給對方。

  中原中也愣了下才把那吊飾接好,攤開手掌一看,是一個有著簡單表情的花椰菜吊飾,投以了嫌惡的眼神──無論是吊飾或太宰治──他開口問道,這是什麼鬼玩意兒?太宰治無奈地說著,今天能增加好運的物品,但看起來毫不管用呢,講完還聳了一下肩膀,顯得更加失望。

  中原中也內心只有一個想法,這傢伙是把我當垃圾桶了是吧,哼?

  把口袋裡的創可貼拿了出來,而後走向太宰治揮了一拳,雖然沒有直接命中但還是擦到了邊。在太宰治捂著臉說中原中也你居然公然打人時,遞出了創可貼並說,反正我的也失效了,拿去吧。

  太宰治嗤嗤的偷笑了幾聲,接過了中原中也對他的好意,然後揉爛丟到後方去,於此同時的是,中原中也也將那個吊飾握在手裡捏得碎只剩粉。

  還真是一如既往的無法接受我的好意啊,中原中也用著嘲笑的口吻說著。

  怎麼這麼說,彼此彼此吧,太宰治也毫不示弱的回了一句。

 

  好像又回到了好幾年前,年少時候的他們,那毫無意義的鬥嘴。習慣了一直在我身邊的你,過了這麼多年還是如此的惹人厭。習慣就像毒癮,想戒還不見得戒的掉。


*少年時代播種於心田之種的根,是不會輕易折斷的。  ←取自漫畫第31話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