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坡】是我不夠優秀嗎?

※第一次寫這兩隻所以、我不知道啦嗚嗚嗚・゜・(PД`q。)・゜・

※OOC、絕對的

※採用戀人未滿的題目


  時間隨著影子的長度前進著,橙黃的薄紗從窗戶透了進來,安靜的只有鋼筆在紙上沙沙的聲音。

  坡把亂了序的稿子給整理好,將肩上的浣熊抓到懷裡,玩弄著他那蓬鬆的尾巴,寵溺的笑容漸漸浮現在臉上。再度拿起了筆,但筆尖卻在紙上三公分處游移著,似乎還未想到接下來該如何埋下伏筆。

  亂步把丸子串塞進嘴裡,手中的原子筆轉啊轉的,而後迅速的把雜誌上的填字遊戲寫完,接著一聲長哼表達他的無聊。一手向左抓了抓卻沒有預想中的觸感,轉頭,發現自己已經把留下許多的解謎遊戲給玩完了。

  而他對面的那個人呢?寫了不到兩行就又把紙張揉成一顆小球,遞給趴在他身上的小動物了。

 

  久違的來到偵探社,打開門卻發現只有亂步一人掛在椅子上,猶豫了會坡才跟人打了聲招呼。亂步馬上露出開心的表情,像是跟大人要糖一般的讓坡快點給他看新的文章。

  可惜的是,亂步才把楔子看完就說出了最後結局,坡這次依舊沒有成功讓人讀到第一章。

  重新審視了自己挺有自信的新作品,坡還是無法理解亂步是如何看出端倪的,嘆氣。他想他是一輩子也無法理解的,聽完對方的建議後,坡給卡爾帶了小點心準備離開。

  這就要走啊?留下來吧,我無聊的很。他聽見亂步從後方這麼叫住他。坡慌的把稿紙撒落一地,想說的話全擠在嘴裡沒法好好說出,亂步則愣的一臉茫然。

  鼎鼎大名世界第一的名偵探先生難得的彎腰幫人收拾東西,他抓著坡的後領讓人在沙發處坐著,接著又從抽屜和櫃子搬出了許多甜點,塞了支鋼筆到坡的手裡,要他就在這裡寫新的作品。

  坡又慌了一下,差點把鋼筆給摔了,好在他的小卡爾拍拍他的臉頰讓他終於冷靜下來。確認手不會再抖後,他寫下了從很久之前就想嘗試的題材大綱。

  不過貌似因為有點想不清當初是怎麼構想的,坡重寫了好幾次。亂步嚼著他的糰子,時不時看著對方苦惱的樣子,他想這不是他該干涉的事,於是低頭繼續翻閱他的雜誌。

 

  回過神來,已經把稿紙消耗到只剩一張,坡無奈地嘆了一口長氣,把鋼筆給收起來,雙手環抱苦思著到底該怎麼辦,他不想辜負亂步的期待。亂步看著他哼哼嗯嗯了好久,於是在他眼前揮揮手要他回到現實一下。

  你是哪裡卡住了,要不要說一下?亂步問道。坡在今天承受了第三次驚嚇,不過這次沒有東西給他掉了,支支吾吾了許久,他才說了自己是因為苦惱「戀愛」要怎麼寫才不斷重來,因為他愛德格.愛倫.坡,沒有戀愛史可談。

  亂步擺擺手示意他也沒法給意見,坡再度陷入了瓶頸,果然還是放棄這個題材嗎?可在那一瞬間亂步卻又喔地一聲,像是想起什麼一般。

  不如我們來談戀愛吧?亂步丟出了一顆震撼彈。坡先是腦袋空白了一會,想著為什麼今天驚嚇不斷,然後又回過頭發現亂步的問題。

  咚咚的心跳聲非常明顯,坡不確定亂步是不是也聽到了。他人就掛著平時的笑容,不知道到底有沒有睜開的眼睛望著自己,寂靜的令人難耐。

  是我不夠優秀嗎?亂步輕聲地說著,語氣也非質問,就如閒話家常般的道出。坡愣一下,非常堅定的說絕對沒有。怎麼可能會,世界第一的名偵探大人會有哪裡不足呢?反過來才對,他有足夠的資格配得上對方嗎?江戶川亂步該不是是玩心起了才隨口說說的吧?

  但坡這又才理解了,這是個他想推也推不掉的告白,依他對他的理解,他不會用這種事來開玩笑。

  

  亂步伸出他纖長的食指,輕輕地推了坡的額頭。

  看啊,臉都紅成什麼樣了?我當你是答應了喔,他笑道。害羞又無奈的騷了搔頭,坡小聲地說了,那麼之後還請多多指教。

 

 

*-*-*

 

小坡兒沒有戀愛史可談、寫到這段我腦袋突然浮現這個畫面,坡一臉體悟人生真理的說出這句話,句尾還要放棄一切似的乾笑兩聲,最後把臉埋進卡爾的尾巴裡抖肩,怎麼可以這麼可愛啊啊(撞牆

(啊啊、真是癡漢如我


评论(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