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蒙】依戀你的味道

※鏡蒙開刀子很棒不覺得嗎?

※採用戀人未滿的題目

※OOC

 

  她們相識已過八年,蒙哥馬利今年二十七,泉鏡花也到了二十一。

 

  蒙哥馬利那頭緋紅色用黃緞帶綁了起來,小小一球紮在腦後,五官是比過去更加深邃,不見當年的天真浪漫,成熟穩重雖也會鬧些脾氣,但總歸來說已不是八年前那年輕氣盛的少女了。

  泉鏡花把她的黑髮剪短,留至肩下的頭髮編成了麻花辮放在胸前,那對杏眼也變得較顯細長,同樣款式的和服穿在身添了幾分嫵媚,行事懂得與人協調,總能找出最合適的折衷方案。

 

  蒙哥馬利在工作了兩、三年後,自己在偵探社附近買了塊小地,經營自己的咖啡廳「安妮」,店內佈滿娃娃與粉色氣息的裝潢,擄獲了不少女性消費者的心,每年的業績都直直上攀,快要追上對面的漩渦,只可惜他在去年就收起來了。

  泉鏡花還是在偵探社內工作,已經是一位出色的社員,這八年來有不少新入的同伴,也有短暫離開的前輩,她還是一個人把工作做完,下班後到安妮來一杯紅茶,跟蒙哥馬利閒聊日常。

 

  這八年來她們說有變是有變,說沒變也沒變。

 

  泉鏡花喜歡安妮裡的味道,花香與咖啡香混和在一起,還有她手中那杯溫熱紅茶的味道,不過吸引她來的,是會對她露出燦然笑容的店主。

  她早就忘記來到這裡成為習慣是什麼時候的事,兩年前?五年前?又或是更早之前──在蒙哥馬利成為漩渦的店員時,她早就兩頭三天下來喝一次茶──那種事情她早就已經豪不在意了,至少她知道只要一天沒來就會渾身不對勁。

  蒙哥馬利也習慣了下午最裡頭的座位會有一位她熟識的女性,她每天都來一杯伯爵紅茶和一塊草莓蛋糕,只要瞥見從對面大樓晃出的紅色身影,就會反射性地拿起茶杯擦拭乾淨。

 

  泉鏡花拿起兩顆方糖丟進紅茶裡,緩慢攪拌直至溶解,輕啜一口發覺甜過頭了。垂首,自己的臉映在杯裡的紅棕,就如那年一樣,沒有變過。

 

  蒙哥,我問妳啊,名字自唇間流出,溫柔的嗓音在咖啡廳裡迴盪著,泉鏡花接著說,妳不考慮結婚嗎?聞言,女子笑了出來,妳還閒的能來擔心我啊?她這麼回道。

  偏頭思考了一下,蒙哥馬利對著她說,如果妳能等我回來,我就跟妳說我想結婚的人是誰。泉鏡花點點頭,漾起了微笑,一定要跟我說喔。

  蒙哥馬利晚上就貼了公告,一個禮拜左右後才會回來繼續營業。隔了好幾年,她想回祖國看看,順道去那所她待過的孤兒院,不知道院長還是不是那個老人家呢。

  泉鏡花去給蒙哥馬利送機,還不忘說聲要記的帶禮物回來等等的話,蒙哥馬利最後走時用力抱了對方,輕吻側臉頰後才拉著行李離去。

  

  然而,隔天早上泉鏡花就替蒙哥馬利把那張公告撤了下來,並改成停止營業至店主回國。她用蒙哥馬利給自己的備用鑰匙打開了後門進到店裡,坐在最裡頭的沙發,闔上雙眼。清醒後已是深夜,泉鏡花還捨不得離開,即便那人早已離開許久,即便……即便,她等的那個人或許再也回不來了。

  那日離開時路上還落著紅葉,現在也是如此,只是那間隔的時間並非短短幾天。

  一晃眼她已等了一年,每天都盼著她能再次為她沖杯熱茶,卻遲遲不來、遲遲等不著。咖啡廳裡那股清香卻還沒有完全散去,如果閉上眼的話好像還能聽到她在喊著自己的名字。

 

  她們相識八年,泉鏡花今年二十二。

  泉鏡花沒能等到她們的第九年,沒能等到她的回覆,沒能拿到她的禮物,沒能跟她說一聲,我好喜歡妳。

  可她身上的味道跟安妮一樣,一直都沒有消失。

 

*-*-*

 

我現在一臉我打了什麼東東,懵啊(抹臉

啊啊果然還是無法磨好刀子嗎……算了沒關係。

 

另外,蒙哥馬利在文內設定是死於墜機、短暫離開的前輩是指谷崎兄妹倆,他們去國外旅行了,真是甜蜜。

然後、然後然後,最後一句是鏡花替蒙哥繼續經營她的咖啡廳。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