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You&Merry Christmas&I like you】坡亂坡

*巨型OOC預警

*履蟲式廉價糖果

BGM:HONNE - Day 1 ◑


聖誕佳節,偵探社也不外乎打扮裝潢,門外更放了顆應景的聖誕樹裝飾,國木田獨步正在座位上盯著採購表,手一刻也沒停下過的不斷在乾淨的白紙上寫著數字,不用明說也知道是為了偵探社經費而苦惱,但大多數人認為這時候就是該好好的慶祝一番,儘管他們並非是教徒,整個街道上都瀰漫著節慶氣氛,何不享樂一會呢?於是國木田獨步被與謝野晶子和太宰治各架著一隻手拖出門。

「坡、你能進來了,還有你那麼高,一棵聖誕樹根本擋不住你。」江戶川亂步啃著手裡的草莓棒邊對著門外喊,他早就料到愛倫坡會在這時候來找自己,而當那一剎那門打開時又更加確信了,那顆黑色腦袋躲藏的動作實在過大,不注意下都難。「咳嗯、打擾了……亂步你好了嗎?」愛倫坡從聖誕樹後走進,江戶川亂步微微睜開雙眼看著對方,在他預想之外的,愛倫坡並不是穿著平日那樣繁華的衣服,而是極為簡便,在路上隨處可見的服飾,雖然這樣樸素的打扮浪費了那好看的五官,但到也不失他自己擁有的氣質,仔細看的話也能發現愛倫坡打理過自己亂糟糟的頭髮,亂中有序的蓋在額頭上,老是被遮掩住的銀白色雙眸此刻也能稍稍瞧見。

「一直都在等你,」江戶川亂步呼地一聲從椅子上跳下,朝著愛倫坡邁來的腳步有些重,帶點不悅繼續說道,「雖然你沒有遲到,但既然來了就趕緊來邀我出門,不是在外頭當幾十分鐘的第二顆黑漆漆聖誕樹——」,愛倫坡微縮著肩膀聽完江戶川亂步的怨言,似懂非懂地頷首,隨後帶著人一起到街上閒晃。

愛倫坡當然不是毫無準備的前來,光是規劃怎麼邀約人就夠他籌備一個半月,但愛倫坡似乎也早就也明瞭,任何準備一到江戶川亂步面前都是沒用的,他就是不喜歡這點卻又不得不佩服他的聰明。不過自己的精心裝扮似乎有讓人感到小意外,這就已足夠讓愛倫坡自豪許久,不枉當初冒著被鄙視的風險去詢問蒙哥馬利小姐,或許常去漩渦作客當作回報——喔不了,要是每次打開門就必須接受帶刺視線的話,還是自己在家泡杯咖啡就好。

江戶川亂步並不喜歡街上人滿為患,而他也更不明白這些人大多數都並非信徒卻總愛到處狂歡,連想到的人都是某位帶著紅帽子的胖老人,這不是某位聖人的誕辰嗎?愛倫坡察覺到身邊的人臉色不是那麼好看,看呀、他的嘴角都往下掉了呢。於是愛倫坡深吸一口氣,將手臂穿過江戶川亂步彎曲的肘間,輕勾著人轉進一條小路。

「亂步、走這邊,我先找好比較安靜的路了。」輕哼了一聲,江戶川亂步開口讚賞著對方的周到服務,但同時又覺得哪裡不太對勁。但在跟上對方的步間距離時,江戶川亂步旋即把這件事丟在腦後了。

五分鐘的路程後兩人停在一間糖水店門前,這間店亂步並沒有看過,且外觀看起來有些破舊,他有些抗拒著進入這間店,但愛倫坡卻在他開口前拉開了門,逕自向裡頭的店主確認人數,他回頭看向江戶川亂步,眼神似乎在示意對方可以進來坐下。有些遲疑,但還是跟著愛倫坡進去空間狹小的店家,並在吧檯處坐下。店裡客人也並不是算少,在只有廚房以及碗匙的清脆碰撞聲之下,店裡顯得格外安靜。

江戶川亂步接過店主遞來的菜單,上頭都是他很熟悉的名字,接著他鎖定了在三個字上,他毫不猶豫地向店主點單。

「「紅豆沙一份。」」兩個聲音幾乎是同時出現,江戶川亂步轉頭看向愛倫坡,雙脣微起似乎想說什麼,「因為……我也嘗嘗看亂步喜歡的食物,去年你也是點這個。」在詢問之前愛倫坡先行應對出想好的回答,聞言只是點點頭,「是嘛、看來是我讓你也懂得日式甜品的美妙之處了。」江戶川亂步勾起嘴角,語氣裡帶著自豪的說。

紅豆沙送上來時江戶川亂步舀起一小匙,在上頭的熱氣吹散後送進口中。美味,他腦袋裡先是迸出了這兩詞,甜而不膩的味道,綿密鬆軟的口感,且並不會太燙口,這碗紅豆沙並不比自己常去的那間還差。愛倫坡在低頭品嘗之際不忘偷偷瞥向身旁的人,看見對方沒有停下的將甜品送入口中,他覺得自己走遍了整個橫濱尋找評價高的糖水店值得了。

半晌,江戶川亂步碗裡的紅豆沙半點也沒留下,於是愛倫坡悄聲地詢問人,「亂步、你要吃我的嗎?」他彷彿看見了對方眼裡的閃爍,即便他並沒有睜開眼,並沒有多說什麼江戶川亂步撈走了愛倫坡面前的甜食,不過幾分鐘又將那些全送進胃裡。

在謝過店主後兩人又在小路中隨意地閒晃著,基本上是江戶川亂步想走去哪,愛倫坡就在半步後的距離跟著,最後兩人晃悠到河堤旁,江戶川亂步將身子掛在欄杆上,任由地球引力牽引著自己的身體,「真是不錯的聖誕節啊——」他抬首望向身旁的愛倫坡時正好撞上對方的眼睛,銀白色的乾淨又透徹,與天冷時會降下的細雪很像,在即將被察覺失神前江戶川亂步又開了口,「你準備得還不錯嘛、我很開心。」

「亂步——」他還正想說聲做什麼時,愛倫坡就彎下身子來靠上自己額頭。得了,現在這個氣氛不親個一下才奇怪,江戶川亂步在幾分鐘前就知道愛倫坡會有這個舉動,不過他倒是沒料到就這麼快實行了,於是這次輪到他有些不知道該做什麼回應,不過自己可是誰?是那個最厲害的名偵探啊,要是因為這種小事就慌了手腳怎麼行。

「你要繼續維持嗎?」愛倫坡感受到對方的吐息迎上臉,眨了眨眼,最終還是沒能繼續下一步,他用鼻尖輕輕碰了對方相對應的地方。細弱蚊鳴的聲音從唇齒間吐出,連愛倫坡也沒意識到的,他嘴角的角度默默上揚,「聖誕快樂,亂步。」

「聖誕快樂,坡——」江戶川亂步在人還沒退開距離前親了一口,他瞧見愛倫坡整張臉瞬間刷紅,那人支支吾吾的擺動雙手,就好如精心打好的算盤被人一手翻倒——實際上也是如此並沒有錯——江戶川亂步將雙手往人臉上捧,冰涼的觸感讓愛倫坡不禁打了個冷顫,「我還是比較喜歡你這樣——不過在那之前你的表現也不糟,算是進步了吧。」

「吾輩、吾輩可是準備了好久啊……」愛倫坡略為失落的說著,但仔細想想,只要眼前這個大孩子能夠開心的話,不論計畫偏離軌道,也是打心底的感到喜悅。

「今年也是很喜歡你。」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