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架那點小事】黑夜久

❖OOC預警
❖其實算是無差

❖小段子



誰知道那位黑尾先生為什麼要迴避自己。
反正球還是要打,課還是要上,沒有多餘時間去思考這些。
冷戰這般幼稚的事也不是第一次上演。


後輩們的竊竊私語不是沒有聽到,但還是要裝作不把它當作一回事的回應著,反正也不是多麼重大的事情,眼下第一位的還是球隊。
三年之間的爭執連自己都懶得數清楚了。


鐵門因強烈撞擊而產生的刺耳聲響還在耳邊迴盪,一字一句都還烙印在腦袋裡。
為什麼只要一爭吵起來,所有話語都變得尖酸刻薄呢?明知是會傷人的刀刃依舊毫不猶豫地朝對方刺去,雙方都停不下。

直到心臟悶痛的感覺以忍耐不下,才結束這彷如鬧劇一般的情節。



「阿黑說他很抱歉,他那天真的不應該對著夜久前輩發脾氣,腦子一熱也沒想到自己說了什麼。」夜久聽著研磨傳遞著訊息,輕視的眼神盯著站在他後方一米八七的黑色影子。
「辛苦你了研磨,接受這種不合理的要求,你先走吧,我好好跟你後面那個傢伙談談。」
目送著研磨離開部活室,夜久將視線移回到黑尾身上,而那人有些不安份的玩弄著自己的手指。


「你要繼續玩的話我不打擾你了。」夜久看著黑尾沒有其他動作,拉起背包準備離開——而他也料想到黑尾在這時候會拉住自己的背帶。
「夜久、你能別再生氣了嗎?」黑尾有些結巴的說著,而被喊道的人回頭過來望向他,「那你能好好照顧自己嗎?我可不想分心神來照顧三年級,照顧隊長,照顧一個蠢蛋。」
「你這話說得有些過分了啊,蠢蛋是什麼意思?你才是要照顧自己,前幾天又訓練過頭了吧。」


夜久沒有馬上回話,部活室裡的氣氛沉靜下來。黑尾憋著不舒服,想說些什麼,但又不知從何開口。
忘記是過了多久,夜久一聲輕咳再度打開了話匣子。
「我光照顧那些鬧騰的後輩就夠忙的了……你照顧我,作為交換我也會分點心思照顧你,能嗎?」
黑尾楞著沒馬上回答,短短一句話裡的信息量有些龐大還沒來得及消化。夜久差點沒忍住翻白眼。
「不要?」
「沒,我覺得這可以。」



想寫寫看黑夜久吵架之類的,覺得黑尾對夜久是有點難拉下臉來正面道歉的, 研磨夾在中間覺得好累 ,不過都會好好的和好啦可喜可賀
有點隨興的寫所以沒有太認真地思考過細節,原本只是隨筆,但還是加上了一個不怎麼樣的標題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