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齒痕】黑夜久

❖用一直很想嘗試的方法寫了

❖OOC是我的,他們屬於古館老師(與彼此)



黑尾說夜久有咬人的習慣,夜久大聲地反駁了他,其他人一頭霧水,因為在場除了開口的黑尾沒人看過夜久衛輔咬過人。

但黑尾與夜久都沒說的是,那個習慣是針對黑尾才有的。


一年級的時候在外人眼裡他們相處得不好,總是爭這又爭那的,什麼事情都要跟對方站反邊。

某次黑尾看夜久臉頰氣的鼓起來,手癢伸出食指戳一下,就那麼一下,他被夜久狠狠咬了。力道之大好像要咬斷一樣,看黑尾痛的逼出眼淚,夜久自知做得過火,小聲呢喃著抱歉。

那是夜久第一次咬了黑尾。


後來時間久了,感情變得比較融洽些,同年級三人行時常於課後聚在一起話家常。

某次夜久看到黑尾手裡的餅乾想吃一塊,黑尾將餅乾遞給夜久,而夜久一口叼走餅乾,結果不小心咬到了黑尾的手。黑尾抱怨著夜久的粗心,對方則是咧著嘴笑道:「活該。」

那是夜久第二次咬了黑尾。


升上二年級後迎來了新加入的隊員,有個莫西干頭看著就熱血的學弟,有個不愛說話不知道心裡在想什麼的學弟,還有黑尾時常提起的,不怎麼與人視線交流的孤爪研磨。

某次放學後黑尾突然勾上了夜久的肩膀,說著新來的學弟們一個個都很有個性,最後調侃了夜久還是全隊最矮小的那位,一氣之下夜久咬了黑尾的手臂。

那是夜久第三次咬了黑尾。


三年級時兩個人的互動被戲稱像是夫婦一般,有了個「三年五組的夫婦」這個稱呼,黑尾其實挺喜歡的這個稱呼,但夜久看起來並不是那麼喜歡。

某次合宿黑尾拉著夜久到沒有人的角落去,嘴裡說著需要充電後整個人掛在夜久身上,害人差點沒站穩,原本想讓黑尾任性一下的夜久聽到遠處的腳步聲,情急之下咬上黑尾的肩膀後迅速逃走,留下黑尾一個人茫然的揉著剛被咬的地方。

那是夜久第四次咬了黑尾。


臨近畢業的時候黑尾時常對夜久說以後要跟他結婚,接著說想要在畢業的時候買個對戒當禮物給彼此,後來又嘆道不知自己的錢包夠不夠厚。

某次黑尾又這麼說了之後夜久抓起對方的手,隨後往無名指的指根咬下去,不淺不深,剛好留下一圈顯眼的紅印子,夜久撇開了頭說就先這樣,黑尾不知該不該笑。他還是笑了出來。

那是夜久第五次咬了黑尾。


※※※


某次兩個人在放學路上時遇上傾盆大雨,很不幸運的是誰都沒有帶雨傘,匆忙之下躲到了某家雜貨店的屋簷下,不過兩人都早已渾身濕透。

黑尾看著臉上滑落下雨滴的夜久,趁著人不注意偷偷親了一口,夜久馬上踩了對方一腳。

「你就不怕我咬你啊?」

「不怕啊。」


這一次夜久沒咬黑尾。



理性根本能都在告訴我,去寫黑夜久(段考呢)

這次的題目也是六十分挑戰的,可是我忘記計時了所以(自我)用了似乎是歐美圈常用的五次一沒有的創作方法,很想嘗試看看所以寫了(自我*2)

覺得會咬人的夜久前輩好可愛(瞎哭唧)然後黑尾心甘情願被咬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