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眠夜】月山

※月島螢跟山口忠是古館老師的,OOC是我的

※大學、同居、交往前提

※將腦內妄想化作文字的小段子


月島螢最近有個煩惱,就是他老睡眠不足。


打自與山口忠的同居生活開始,沒有一日好眠。

在自己每日的監督指導下,山口的成績終於拉拔到與月島同樣的水平,費了好一番功夫才考進了同所大學。月島腦袋裡清楚山口如此拼命的原因,因為不想分開這有些孩子氣的理由。難得山口有如此明確的願望,月島不想多說什麼惹得對方又開始胡思亂想。

或許不想分開來這種想法自己多多少少也有些吧。


當月島螢以為第一個同居夜晚會特別好睡,夢到些特別的——像是草莓蛋糕什麼的——但事實恰好與理想相反,第一個夜晚直至凌晨四點才因為生理機能強制入睡。

一早醒來看見戀人神清氣爽的給自己說早安,卻怎麼也沒辦法高興起來,因為那人害的自己失眠。這沒辦法用情人關係來包容。

「阿、阿月?臉色很不好欸,沒事嗎?」山口摸上了月島的側臉,滿臉擔憂。

月島螢決定將前言收回。


自己的青梅竹馬兼情人睡覺時有個習慣,非得要抱著什麼才好,枕頭、棉被、月島螢或是月島螢,然後是月島螢。第二天月島螢嘗試在山口入睡後在他懷裡塞個枕頭好圖個安眠,誰知道山口一把拋開枕頭又黏上了自己,這次抱得更緊了,死死貼在月島身上讓人差點就喘不過氣來。

第三天也好,第四天也是,無論月島用了什麼方法想要阻止山口在半夜黏上來,終歸都是徒勞。

月島螢最後決定先下手。失眠的第七天,他爬上了床,熄了燈,窩進了被子裡頭,接著從山口背後一把將人攬入懷裡,在山口支支吾吾想要喊些什麼時說了聲「晚安」,山口在那之後就沒有什麼動靜,月島滿意的往頸窩處蹭了下,接著在同居日後第一次安然入睡。


隔日的早晨,陽光從窗簾的隙縫間穿透,灑上了月島的臉龐,他好像夢見了有吃不完的美味的草莓蛋糕。

當月島想將枕邊人搖醒,山口正好轉頭過來,雙眼下方掛著深黑色的圈子,頂著一臉疲憊向自己說早安。「山口,你不會整夜都沒睡吧?」月島蹙起眉頭看著人,神情夾雜著無奈和訝異。

「啊、因為昨天被阿月抱著,所以……不知不覺就整個晚上沒睡著了呢。」山口勉強地扯起嘴角露出微笑,語氣就跟往常一樣傻裡傻氣。


啊、真是服了。月島螢心裡嘆道。



第一次寫月山……寫的同時腦袋裡有無數的山口小天使在拍動翅膀,特別可愛了(沉醉)
希望還有腦洞可以繼續寫下去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