坡亂無差

※自以為單向的雙向套路

愛倫坡久違的與江戶川亂步散步,這邀約自然是對方提起的,他從沒主動過一次。

他們不是戀人的關係,是朋友,江戶川亂步是這麼說著的。他聽了是非常高興沒錯,但愛倫坡心裡沒有滿足,他想要的還不只是朋友,人生裡鮮少能夠體會的感情,強烈地、執著地、貪求地想要更進一步。他喜歡江戶川亂步。
那他又會怎麼想?被像自身這般的人喜歡做何感想?愛倫坡放棄了思考。

寒風凜冽,江戶川亂步的指尖凍的透紅,他雙手捧著方才販賣機裡的熱茶小口啜飲。愛倫坡只是垂首翻攪著自己的手指,稍稍抬起眼瞥了人一會,該將秘密帶進棺材裡呢?還是鼓起勇氣被拒絕後自閉在屋內呢?或許都好,也都不好。

江戶川亂步用熱騰的瓶身碰了下愛倫坡的臉頰,擺了擺詢問著要不要喝點暖暖身子,愛倫坡搖搖頭,接著江戶川亂步聳聳肩。
不過愛倫坡抓住了江戶川亂步準備收回去的手。啊、好暖和,江戶川亂步如是想到,與自己相比,愛倫坡手掌傳來的溫度讓他下意識的握緊,貪戀地想要更多溫暖,他倒是蠻意外愛倫坡沒有露出任何吃驚慌亂的表情,或許腦袋結冰了吧。

愛倫坡雙唇微啟,似乎正要說出什麼,江戶川亂步則是耐心的等待著,他這副樣子自己早就見慣了,嚷嚷吵鬧著要他快點他只會更加不知所措,甚至還可能忘記自己原先想說的話。最後,愛倫坡捱近了江戶川亂步面前,雖然小聲地有些無法聽見,但語氣卻十分堅定著。
「亂步,吾輩可以吻你嗎?」愛倫坡明白自己說了什麼,只是自己永遠無法阻止耳根子越加通紅,不過視線倒是好好地定在了江戶川亂步身上。
「我等這句很久了,太慢了啊。」江戶川亂步蜻蜓點水般的吻了愛倫坡,勾起嘴角,他眼裡滿是笑意。
「抱歉、吾輩不知道,亂步別生氣啊。」這下愛倫坡表情開始顯露出慌亂,江戶川亂步絲毫也不在意,又抓著人親了一口。

還是贏不了你啊,亂步。

*-*-*

以為是單向的雙向,在亂步面前就只是被看光光的摸了清楚的愛倫坡,冬天手僵硬,靈感也冬眠了(躺

坡一直在思考說的時機以及該怎麼說比較好,重點是沒有自信
好比說對一個事物的執著總是在尚未得到之際,如果亂步答應了他,他自身會不會對感情動搖,又或是之後,愛倫坡考慮的部分蠻多的、
而且當戀愛的時候大部分的理性思考也會變的片面(←個人主觀經歷),大概就是亂步掩飾的太好了坡沒有發現亂步正在等自己,傻傻的認為自己單相思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