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night】織安

※OOC
※OOC
※別懷疑了還是OOC

  是夜,寂靜的。
  路燈照下的鵝黃色在末底與夜色交融在一起,直至最後被淹沒。

  鞋跟叩響、逐漸與老舊音響裡流出的樂曲合上拍子。
  坂口安吾將公事包換上另隻手,將原先肌肉發酸的手抬起,向著坐在吧檯最裡側的那人抬起——他的摯友,織田作之助。
  擺脫了在這之前的負面情緒,坂口安吾勾起嘴角,恰到好處的角度,輕聲說了句:「晚安,織田作先生。」
  他得到了對方的一聲回應,是聽慣了的,有些沙啞而沉穩的聲音。

  在外人眼裡不值得提起的小事,是他們之間的共同話題,就彷彿約定好一般,沒有多過問對方工作上的事務,早已心知肚明,抑或是不想在這片刻的閒暇之餘都要被拘束在港口黑手黨之中,又或許……誰知道?
  在坂口安吾嚥下杯中最後一口酒時,毫無預警地將頭靠在了織田作之助肩上。織田作之助沒有多大的反應,瞧了眼坂口安吾無其他動作。
  坂口安吾微瞇著眼,鼻息越漸緩慢,織田作之助的身上的有著煙味以及些許的酒香味,他想,自己的身上也有吧。
  他醉了,有些難得的、久違的,畢竟坂口安吾並不喜歡隔日起來的頭痛,那使他一整天下來的工作效率降低,不過現在,他懶得管那麼多了,一切隨心情而去吧。

  「安吾,你累了嗎?」
  在片刻的寂靜之後,由織田作之助率先開了口。
  坂口安吾挪了挪位置,將頭枕在更為舒適的地方,雙脣微啟,字句從嘴角飄散出,輕輕的傳入對方耳裡:「……累了。」
  「嗯、」織田作之助想,或許坂口安吾也是個想要像個孩子般依偎在人身邊的人。這並不需要大驚小怪,他也好自己也好,不過也就是人類罷了。
  「織田作先生,我很抱歉……」織田作之助簡短的應了聲,於是坂口安吾繼續說下去,「我並不應該與你,又或是太宰,不……誰都好,我都不應該交好的。」自嘲的乾笑著,最後很不爭氣的抽了抽鼻子。
  「是嗎……我知道了。」織田作之助話語中無任何波瀾,就像方才他們閒話家常一般,他輕拍著坂口安吾的背,他不明白緣由,他只是覺得他現在需要,僅此。

  像是不容許將寧靜打破這般,在這之後的誰都沒有開口,直至最後的聲音響起,將他們吞入至那無法返回的無底洞之內。
  而坂口安吾甘之如飴。

  最後坂口安吾忘記過了多久,等到他回過神來時,織田作之助早已不在了。
  捏緊了眉心,坂口安吾吐出一聲長嘆,「織田作先生……」

  是夜,交融著腳步聲的夜。
  路燈照下的鵝黃色在末底與夜色交融在一起,直至最後被又染上一層群青。

  「喔,安吾,你醒了。」他看見織田作之助站在路燈下,燈光照亮了他半張臉。或許是醉意還沒消散,他覺得織田作之助的身影有些模糊,快要消散。
  「快天亮了。」他順著織田作之助指向的方向看去,一抹暖橘緩緩從地平面渲染著夜。
  是黎明,很漂亮,坂口安吾想著。

  等到坂口安吾回過頭望向那盞路燈時,織田作之助就像從來沒有存在過般的消失了。
  「……或許海邊的比較吸引人吧、」

雜談
*-*-*
時間線就是,其實岔開了兩條,試著帶入了安→織,但果然還是不擅長寫這兩個人啊……


评论
热度(8)